站点地图 欢迎访问超时代美文网
你的位置:首页 > 美文 > 原创美文 > 文章正文

用文字把我弄湿好吗:下面夹久了会一跳一跳的

时间: 2020-06-30 14:40:41 | 来源: 超时代美文网 | 编辑: admin | 阅读:258次

用文字把我弄湿好吗:下面夹久了会一跳一跳的

“啊……”

  几天后, 炎燚到医院复查。

  发着冷白色亮光的医用手电在炎燚嗓子上照了个来回, 年轻的医生带着口罩,笑得温暖又亲切。

  点头道:“嗯……恢复的不错。”

  他眯着眼睛:“目前已经消得差不多了, 再坚持调理几天应该就能完全恢复。最近饮食怎么样?”

  红色疹子发炎会变白, 白再转红,等红色慢慢减淡到彻底消失,这也是一个相对漫长的过程。

文学

  而在这一过程里,炎燚的饮食不管是从量还是质,都跟以只奶猫差不多。

  尽量软,还得碎, 完了不能吃辣、不能太咸。

  油的不行,甜的也不行, 他被池洲盯着,已经很久没见巧克力了。

  生无可恋叹口气,炎燚拖着长腔, “谨遵医嘱, 乖宝宝一个!”

  医生噗嗤的笑了, “很好,再乖上几天就可以彻底痊愈了。”

  问:“觉得还疼吗?”

  “他……”

  池洲这回是陪着炎燚来的, 闻言张口就要回答。

  被炎燚掐住胳膊抢了先道:“不疼!”

  “一点儿也不觉得疼了,”他迫不及待想要问一下,“所以我能吃点儿肉吗?火锅能不能少吃两口?还有巧克力, 巧克力可不可以吃?”

  估计是这几天馋坏了, 一个跟着一个的问题, 直把医生问到怔住。

  甚至都让他有点儿怀疑眼前这人的实际年龄了。

  你几岁,幼儿园毕业了吗?

  一言难尽的看了炎燚一会儿,医生板起脸:“嗓子疼应该不好受吧?你要想它溃烂当然可以吃,越多越好!”

  炎燚:……

  炎燚不说话了。

  不过也就安静了一会儿,转头就委屈巴巴看着池洲:“他,他诅咒我!”

  医生:……

  池洲:……

  双双扶额,头盖骨有点儿想飞。

  最后,池洲也没办法,叫程成去拿药,自己先领着这位病过一场之后,撒娇撒上瘾的麻烦宝宝回家了。

  进了门,以哄儿子的口吻亲了亲他的脸,“乖啊炎老师……”

  他摩挲着炎燚软乎乎的嘴巴,“等你这几个红点点没了再给你巧克力!”

  炎燚一听,“走开吧骗子,你一周之前就这样说了!”

  一把推开在他面前放大了的、可恶的脸,“昨天还答应消一颗就给的,今天说变就变,你脑子里住了变色龙吗?”

  不想理他,赌气的跑阳台上打算跟儿子门相依为命了。

  留下无辜的池先生独自凌乱。

  “我是为你好……”

  他无奈地看着炎燚的背影,也跟上去,尽量跟他解释,“你没听医生的话吗?巧克力热量高,吃多了对你嗓子不好。你还想发烧吗?还想继续难受吗?”

  炎燚头也没回:“我不想。”

  他慢慢地在猫窝旁边蹲下去,“我就想吃个巧克力,可是你不让我吃!”

  池洲:“……我没说不让,我是让你再等等,再过……”

  “你别说了,越说越像骗子!”

  拍戏的时候他要节食不能吃,拍完了生病还不能吃,病都好了,还还还不能。他觉得他已经很委屈了。

  没想到……

  炎燚出言打断他,柔弱可怜到不行,“你都答应了小姨妈说不欺负我的,现在我想吃巧克力你都不让了。就一颗巧克力,又没有很贵,你不舍得你就直说好了,我不吃就是!说那么好听的干什么?还为我好,呵,男人,你在床上的时候可不这样,下了床说翻脸就翻脸!”

  控诉着,突然还祥林嫂上身了。

  一边撸着猫,一边唉声叹气:“唉,果然……就不应该相信你,是我错了!”

  他感叹:“我单知道男人发誓的时候是没有心的,却不知道骗完人,狠起来是连一颗巧克力都舍不得。要是我小姨妈知道你这样敷衍她,是断不会把我交给你的……”

  池洲:……

  还得感谢一下屋里的气氛差点儿意思,要不炎老师真能唱起来。

  池洲深感无力的捏捏眉心,太阳穴突突的,“我什么时候下来床翻脸了?”

  炎燚:“我说有就有,昨天,现在,刚刚,一秒前!”

  以前总听老一辈的人说:一病还童一病还童。

  意思是,这人啊,只要大病一场,等好了就特别矫情。还很黏糊,再大的人都像个孩子一样。

  池洲这回是真信了!

  炎老师这几天已经实力证明了:老祖宗诚不欺人也!

  “行行行,我错了,都是我不对,我道歉……”

  池先生赶忙讨好地凑过去,“我太小气了,我改,我下次不敢了。求你了炎老师……”

  这不说还好,一张口,炎燚:“你这就嫌我啰嗦了是不是?”

  池洲:……

  池洲:“我没有!”

  炎燚:“那你什么意思?”

  好像整个人都黏在巧克力上了,“我以前每天都吃,也没见有什么问题啊?现在不让吃了,我不是这样就是那样,你知道我这病怎么得的吗?我是吃不上气的!”

  炎燚相当无理取闹:“我都气病了你还这样气我,你要这样我会厥过去的,到时候让你守寡!”

  池洲:……这都哪儿跟哪儿。

  忍了忍,池洲无力道:“所以,你到底想怎么样?除了吃巧克力。”

  炎燚揉猫的手突然就顿住了,转过头,明明眼睛晶亮,表面上还装得很矜持的样子,“今晚吃火锅行不行?”

  炎燚:“吃了我就原谅你。”

  池洲:……好一个曲线吃火锅之路。

  不让吃就是渣男,巧克力已经不让了,吃口火锅还能不准了?

  池洲只能:“好好好,听你的。”

  炎燚:“真的?”

  池洲:“我敢骗你吗?”

  炎燚:“你当然不敢!”

  高兴的放下猫,上去“吧唧”就是一大口,“爱你哦!”

  池洲很无奈,就去准备了。

  那边炎燚在客厅,跟小猫们玩儿。

  淼淼兴奋地在猫爬架上窜来窜去,时不时往炎燚身上蹦一次。

  这时候炎燚只要人在客厅,不管在干什么,都会及时而准确的接住他。

  嗔怪一句:“疯死你吧,跟你爹一样!”

  然后眯了眼睛,抱起淼淼蹭蹭他鼻头,幸福与满足,从眉梢漾在眼尾。透过玻璃门,池洲看着他笑得那么开心,仔细的在心里盘算了一下……

  罢了,闹腾就闹腾吧!

  每天闹腾完一次说一次“我爱你”再亲一口,似乎没有什么是不能忍受的。

  也没有比这个更划算了!

  现在的两小只已经长大了,从体格上看,似乎非常符合池先生的审美。

  就是性格天差地别。

  小炎炎安静,是个十足的高门贵女。

  淼淼却是个疯子、神经病,骨子里的破坏王,活像只投错胎的二哈。

  眼前,小淼淼正围着爸爸造作,炎炎却视若无睹的样子。

  圈成一个环团在猫窝里,一身顺滑的毛发服服帖帖垂下来,扫把似的尾巴一动一动,慵懒矜贵到不像话。炎燚靠近它,它听到动静睁开眼睛,湖蓝色的瞳仁一亮,会甜甜的:“喵……”

  腻乎乎、软绵绵的。

  可没有人过去时,它就自己高贵自己的。

  淼淼就偏跟它不同,也不知道随了谁,根本不像只正经猫。

  一扎进炎燚怀里就拿尾巴乱蹭,时不时还朝着人脸撅个屁股。

  非常欠揍的样子。

  炎燚也是忍无可忍了,在池洲凑过来之前,揪住它尾巴朝底下某处弹了个一阳指。

  很轻,道:“流氓!”

  淼淼瞬间惊恐起来,“喵呜!”

  尖叫一声,夹紧尾巴就想逃跑。

  可它被炎燚按着逃不掉,挣扎半天只好放弃,选择暂且护住俩球球。

  然后老实巴交伏在炎燚膝盖上,“呜……”

  好委屈。

  幸而没多久,池洲过来解救它了。

  “吃饭了炎老师……”

  他从后边伸手摸了摸可怜巴巴的小淼淼,揪住淼淼后颈将猫提起来,催促道:“去洗手!”

  炎燚:“你不洗吗?你还提它?”

  “你先去。”池洲摸摸淼淼的小肚肚,把它放猫爬架上了。

  淼淼原本还保持着尾巴上勾保护俩球球的姿势,爪子一落着实物,猫眼里充满感激且饱含热泪的冲着池洲“咪”了一声。

  然后趁炎燚不备,撒丫子就窜上顶端。

  …………

  又在家将养半月,炎燚体重慢慢恢复正常,郝正顷那边已经在计划复工。

  而等他满血之际,忙碌成立工作室之余,欠剧组的那顿饭就到了该还的时候。

  炎燚就提前打电话跟关敏他们那边约好,特意找个周末,跟剧组的几位演员和工作人员们聚了一下。

  一个月无踪影,粉丝急眼了。

  ——她们都还不知道炎燚情况。

  所以翻来翻去,见炎爸爸又没有赶着参加活动,也没有拍戏、不上热搜,几乎等于没有任何动静。

  这让他们心里不踏实。

  都嗷嗷叫着,问他是不是出什么事了?

  没想到,这回聚餐,居然在关敏和流芳的微博里见到了炎燚,一个个的,开始轮流过来轰炸炎燚。

  ——你看看你这几天没出现了?

  ——连个广告都不打了,爸爸你觉得好吗?

  ——想看看你还得跑别人微博,王,你的存在感最近有点儿低啊!

  ——一天不上热搜,我的心就抖一天。

  ——一天不怼人,我也跟着抖一天。

  ——并且我要怀疑你手机又被没收了……

  弄的炎燚相当无言以对。

  只好在当晚,转发了关敏跟流芳的微博之后,又更了一条新动态。

  道:吃饭睡觉养猫猫,我乖不乖?

  附图三张,一张吃火锅的图,一张抱在一起睡觉的炎炎和淼淼,一张炎燚呼噜猫的。

  一显示发送成功,粉丝就啊啊啊的……

  ——你乖,你最乖,保持这个更新频率,我每天夸你一百次。

  ——你是问猫还是问你?我回答:乖死了……我的猫!

  ——乖是乖,可不管人还是猫,都没有一个是我养得起的!

  ——我在纠结,到底是偷你还是偷猫?

  炎燚在餐桌上喝的有点儿多,现在晕乎乎的,刷了几下微博就洗洗睡了。

  也没多关注。

  谁想第二天起来,粉丝们也不知道眼睛怎么长的,跟转世显微镜似的,能当侦探了都!

  ——只有我发现餐桌上多了一只手吗?细思极恐。

  ——电视机反射出来的半张脸是谁了,你回答我!

  ——是不是池洲?

  ——他为什么在你家?

  ——一个月不见,你们干什么去了?

  炎燚:我拒绝回答。

  心说:我又不能告诉你们我谈恋爱了,问也白问。

  所以他选择无视。早上收拾了之后,先送池洲去公司,自己到金鼎见了老总。

  池洲本来是下午的活动,是想陪着炎燚一起去的。

  可想想,他这拐了人还踏上人家底盘,似乎有点儿太过嚣张。

  刚好这几天东京那边的电影到了宣发期,白芍给池洲安排了新行程,此下找不着人正疯。

  炎燚:“别担心了啊,我完了自己过来,要么你早了到楼下接我。”

  就把池洲按住,塞到星娱自己玩儿。

  炎燚已经很久没单独见过曲老头了。

  他还是惯常的慈祥和蔼,又亲切友好,看着炎燚跟看自己个儿孙子似的。

  进去寒暄几句,转向正题之后都还是一副笑眯眯的模样,道:“工作室地址定哪里了?价格都谈好了吗?有没有我帮忙的?”

  弄得炎燚浑身发毛。

  忙摆手:“不用不用真不用,已经选好了,合同前几天签的。”

  对他表示感谢。

  曲老头:“那就行!”

  又问几句工作室的后期规划,说金鼎怎么着也是老东家,有困难欢迎随时过来找他。

  因为郝正顷与金鼎的合约一年之后到期,续不续还是一回事。所以这一年内,炎燚就算自己成立工作室,与金鼎之间,说白了还是爸爸和儿子的关系。

  只不过儿子翅膀硬了一点、带着爸爸的资产和资源,出去自己施展而已。

  反正就算以后挣不着,也不会饿了爸爸。反倒是在前期,挣着了还有爸爸百分之二的分成,短时间内爸爸啥事儿也不用操心只看着等着就行。

  何乐而不为?

  他连挽留都没有,一伸手,“那我就在这里提前恭喜你了,有句话怎么说,前程似锦,未来可期!”

  恭喜完,立马回去补炎燚离开之后的大坑,甚至把他走后,公司里同类型的“平价替代”都找好了。似乎是有计划搞个新一轮的选秀节目,推底下有潜力的新人上岸。

  据说,内部还有人提议,聘请炎燚做节目大导师。

  高瞻远瞩的想:既然炎燚早晚是要完全脱离金鼎的,何不在他跟金鼎还有牵扯之前,将他的剩余价值发挥到极限呢?

  不过这都跟炎燚没什么关系了。

文章标题: 用文字把我弄湿好吗:下面夹久了会一跳一跳的
文章地址: http://www.csdcup.net/meiwen/yuanchuangmeiwen/177935.html
文章标签:把我  久了  弄湿  文字
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