站点地图 欢迎访问超时代美文网
你的位置:首页 > 美文 > 原创美文 > 文章正文

娇泣着承受着他的巨大:顶端小眼敏感的缓缓进

时间: 2020-06-30 13:50:13 | 来源: 超时代美文网 | 编辑: admin | 阅读:258次

娇泣着承受着他的巨大:顶端小眼敏感的缓缓进

周丽红停顿了一下顿,又继续说道:“没什么事的话,你就先回去吧,老师也没什么好处罚你的,只希望你心里能有自知之明,还有,尽量和杨雨晴好好相处,如果她有什么做的不对的地方,你也可以和老师说的,我会单独去找她谈谈。"

原以为还会和周丽红发生些什么,但她的几番话下来,却让我无言以对,终究,我还是按照她的意思,走出了办公室。

文学

重新来到教室,班里却异常安静,甚至于每个人都在用一种奇怪的目光在看着我,有讥讽,有同情,也有不屑,但更多的,却是一副看好戏的神情。

很快,张子枫走到我面前告诉我,说:“海,海哥,刚才狂龙来了,他叫你从办公室回来后去厕所找他,说是有点事情要和你商量,狂龙我可惹不起,这事我帮不了你了。"

妈的,今天我才发现,这小子原来是个塑料兄弟,平时嘴上说的那么好,碰上了打不赢就躲得远远的,不管我死活。

之前,那样对王姨时,多多少少总觉得有些对不住张子枫,但现在,算是彻底没有愧疚之心了,对我而言,这似乎是一件好事。

“狂龙”这家伙是高三年级的扛把子,真名叫赵龙,只是因为打架比较勇猛,才被安了这样一个外号,更关键的是,这小子还认识学校外面的那些大混子。

按道理来说,我和他井水不犯河水,怎么会突然找上我?

很快,我似乎意识到了什么,早在一个月前我就听说过杨雨晴好像在和赵龙处男女朋友关系,而之前下课的时候杨雨晴第一个冲出教室,还叫我走着瞧,整个联系起来,结果不言而喻……

当然,我并不是傻子,也不可能老老实实过去,于是,我就没搭理张子枫这混蛋。

可张子枫一点也不懂眼,见我没回应,又说:“海哥,我可听说了,龙哥是最不喜欢被别人放鸽子了,你要是不去,只怕是以后日子不太好过啊!”

照这样看来,张子枫多半是已经投靠了赵龙,然后把我给卖了,妈的,气死我了。我心想:王姨,你怎么生了个这么个混账儿子?

毕竟,我还是要在他家住的,不能跟这混蛋撕破脸脸皮,就点点头说:“行了,我知道了。”

整整一个上午,杨雨晴都没来上课,等到中午吃饭的时候,我才在食堂瞧见她,确切的说,应该是她来主动找的我,而且她身后还跟着一群看上去痞里痞气的小年轻,里里外外大概有十几个左右……

“这叼毛叫李海?”还没靠近,一个身材比较瘦小的平头便走了出来,还指着我,一副兴师问罪的模样。

“嗯。”点点头,杨雨晴道,脸上并没有什么多余的表情。

“那行,哥几个走着。"说着,平头一挥手,十几个小年轻一拥而上,直接把我给架了起来。

“你们想干嘛?”整个场面变化的太快,等我想反抗的时候,却发现自己已经不能做多余的动作了。

“嘿嘿,你小子还好意思说?”瞪了我一眼,平头在旁边道,“上午我们龙哥喊你过去谈点事情,结果你放我们龙哥鸽子,那现在只能我们来请你了,放心,我们龙哥会好好招待招待你的。”

说完,这群小年轻便是驾着我出了食堂,路上虽然有不少同学,但基本都是躲得远远的,包括一些老师,在他们眼中看来,这只是学生间的普通矛盾而已,毕竟人一多,总会出现一些争端,如果强加干预的话,反倒吃力不讨好。

再说,偌大的校园,几千号学生,哪天会没有争端?

很快,这群小年轻将我架到厕所,几个人在外头守着,而小平头带着另外几人控制着我走了进去,至于杨雨晴,在意识到里头是男厕所后,也选择了止住脚步。

进入男厕所后,我一眼就瞧见狂龙站在洗手台边,高高瘦瘦的,脸上还长满了麻子,就是神色中止不住会有精悍的目光透射出来。

“龙哥,我把李海这家伙给你带来了。”小平头率先走上去,朝狂龙拱了拱手,颇有一副江湖气息。

“行,辛苦了。”点起一根烟,烟气缭绕之际,狂龙径直走到我身边,玩味道,“你就是李海?”

“对,我就是李海。”不愧是学校的扛把子,站在他身边我还是会有些压力,情不自禁便答了一句。

“呵呵,好小子,知道我为什么叫你过来吗?”

“不知道。”

“啪!”

我话音刚落,狂龙便是一巴掌狠狠扬在我脸上。

“现在知道没?”说着,他嘴角轻微勾起,依旧带着玩味的微笑。

与此同时,我只感觉自己左半边脸一片火辣辣疼痛,但同一时间,我的内心也有止不住的怒火涌现出来,曾经在一瞬间,我真想把这家伙狠狠按在地上打一顿,但现实告诉我,如果我那样做了,只会死的更惨。

做人,要学会审时度势,大丈夫,更是要能屈能伸,君子报仇,十年不晚。

终究,我还是将头低了下来。

“呵呵,没想到你小子还挺能服软的,反应倒是出乎我的意料。"说话的时候,狂龙神色中明显带些惊讶,但很快,他语气却严肃了起来,“我听说,你欺负我家小晴,还在课堂上当众让她出丑?”

“没有,我只是和她开个玩……”情景彷如昨日重现,我话音还未落下,便感觉小腹一阵翻搅疼痛,整个人也飞落了出去,掉在洗手台边,浑身骨头就像要散架了一样。

狂龙这家伙又不按套路出牌,竟然直接一脚踹在了我身上……

很快,小平头以及他的几个小弟也蜂拥了上来,对着地上的我就是一阵拳打脚踢,无奈之下,我只能紧紧蜷缩着自己的身子,尽量保护住自己身上的重要部位。

大概过了五六分钟左右,我才感觉外部的压力渐渐减少,光明也涌了进来,我眯缝着眼睛,依稀能瞧见狂龙朝我走了过来,临前,还狠狠往我身上啐了一口唾沫,同时警告道:“小子,今天算是给你一个教训,以后给老子记住了,不该惹得人千万别去招惹,再说你也惹不起,另外,以后你就是小晴的小跟班了,她叫你向东,你就绝不能向西,如果有半点违抗,到时候咱俩还可以再来聊聊。”

眼看着狂龙带着小平头一行人渐渐走远,我的拳心也紧紧握了起来,直到这一刻,我才清晰地意识到实力的重要性,同时,我内心对杨雨晴的憎恨也愈发强烈了起来,总有一天,我要将这小妮子推倒在讲台上,让她后悔……

此刻的我,浑身酸痛的厉害,好不容易缓和了些,我才慢慢扶着洗手池爬了起来,看了自己沾满水渍的衣服一眼,我忍不住苦笑,在稍微清洗了下后,才拖着蹒跚的步子,慢慢走出厕所,一路上,都是同学们异样的眼光。

等我走到教室,张子枫立马走过来,脸上似乎带着瞧不起的神色,道:“我说了吧海哥,叫你早点去见见龙哥,你看这下多难看。”

我没理他,只是自顾坐回了自己座位,说实话,之前真没看出来张子枫是个典型的墙头草,我咧嘴一笑,说:“小意思。”

但内心却想着,要不是还得继续住在你家,我现在就让你也尝尝被揍的滋味。

这时,一道灵动的倩影出现在教室门口,是杨雨晴,在她走进来的时候,张子枫立马换上了一副迎合的神情,舔着脸笑道:“晴姐,你回来了啊?”

张子枫果然是投靠了狂龙,出卖了我,但是没关系,等晚上,我会把所有的气都从你妈身上讨回来的……

“滚!”出乎意料的是,现在的杨雨晴心情并不怎么好,在白了张子枫一眼后,便自顾坐回了自己位置。

与此同时,那种熟悉的薰衣草香味涌入我的鼻息,倘若换在平时,我还会用力允吸上几下,但现在的我已然没了多少兴致,浑身上时不时会传来那种酸痛的感觉。

当然,最主要的还是因为,杨雨晴这妮子看上去青春活泼,洁白无瑕,竟然会和狂龙那种混子打交道,甚至是和他处男女朋友,是不是眼光太低了,亦或者说,她就是喜欢那种男人?

其实,之前对于这种流言,我是持怀疑态度的,但现在……

反正,不管是何种原因,我对她的好感,已经降到了冰点,她现在唯一能让我窥视的,只是身体而已。

事实上,整整一个下午,杨雨晴这小妮子就是一副闷闷不乐的样子,等到晚上放学的时候,她还是第一个冲出教室,连书包都没有整理。

不过,她去干什么和我也没半点关系,在整理好自己东西后,我也走出了教室。

夕阳西下,落影成斜。

看着周围三三两两成群结伴的同学们,再对比自己的形单影只,我心里多少有些羡慕。

其实,在这个高中,一直以来我都没什么朋友,亦或者说,我压根就不属于这个城市。

原本的我,应该是在家乡的小县城读完一个普通高中,等高考完,再和周围大部分人一样,去南方那些城市打工,谋取生计。

毕竟,圈子这个东西非常重要,而人类又是“善于”随波逐流的生物。

但由于我爸妈望子成龙,即便是在市里租房子陪读,也要让我读上一所好高中,想到这儿,我心头的愧疚愈发深重了起来。

坐公交回到王姨家,王姨正在做晚饭,看到我脸上有伤,王姨赶紧问我:“小海,你,你这是怎么了?子枫呢?你们两怎么没有一起回来?”

王姨不问还好,一问,我就更来气,把书包狠狠往沙发上一扔,径直朝王姨逼去……

王姨被我这默不作声的气势给吓到了,瞪着黑溜溜的眼睛看着我,问道:“小海,你,你到底怎么了?是不是在学校被人欺负了?”

“被欺负是小,被人出卖才是最难受的,而且这个出卖我的人还是我最信任的朋友。”我气愤地说道。

“谁,谁出卖你了?”王姨疑惑地问。

我没有心情回答王姨,而是上下打量着她,王姨今天穿得未免也太诱人了吧?

王姨上半身是粉红色的贴身短袖,尽显胸前那两处饱满;而下半身穿的是那种紧身的超短裤,雪白的大长腿立在我面前,诱使着我迫不及待就想伸手顺着她那光滑的大腿往上摸,直到手掌扣住中间最神秘的地带。

想到自己寄人篱下,不能跟张子枫撕破脸,我就气不打一处出,好,那我就拿王姨来出出这口恶气。

“王姨,一个母亲要是没有管教好自己的孩子,那算不算过失呢?”我暗暗吞了口口水问道。

“啊?子,子枫,你今天到底怎么了?”王姨更加狐疑了。

“请王姨回答我的问题。”我再次向王姨逼近一步,王姨有些紧张,往后退了一步,双手反撑在灶台上。

“当,当然有过失了,当妈的就应该教育好自己的孩子。”王姨不假思索地回答道。

我咧嘴笑了笑,说:“很好,那王姨……”

我就直接把魔抓伸向了王姨,王姨赶紧推住我,惊慌失措地问道:“小海,你,你想干嘛?”

“没干嘛啊!我帮阿姨做做家务吧!”即便再想拿王姨出气,也不能这么直接,我还不至于蠢到这种地步,我只是去伸手取王姨的围裙。

“哦,小海,你把阿姨吓到了,不,不用了,阿姨忙得过来,阿姨去给你找点药涂涂。”王姨可能是觉得错怪我了,羞愧得满脸通红,绕开我迅速冲进了自己房间。

见我姨是真心关心我,怒气消散了不少,王姨拿出家里的备用药箱,让我坐在沙发上,她棉签沾着药水给我涂伤。

由于我是坐在沙发上的,王姨只能成半蹲的姿势,我的脸正好对着王姨那对饱满,随着王姨擦药的动作,王姨的胸腹一颤一颤的,仿佛下一刻就要跳出来了似的。

更让我兴奋的是,近距离看,才发现王姨里面根本没有穿胸衣,那两个点挺立的十分明显。

“哈欠……”我假装打了个喷嚏,然后条件性反射,一下子就朝王姨的胸腹扑去,整个人也就跟着环抱住了王姨,那双手掌正好不偏不倚地抓在了王姨肥大的臀部上。

天哪!王姨连内裤也没有穿……

“小,小海,你,你……”王姨被我捏住臀部,得知暴露了自己没有穿内裤,紧张得话都说不出来了,羞愧到已经不只是脸红了,连脖颈处,手臂上,大腿上,所有暴露在外面的洁白肌肤都泛起红晕。

王姨超级敏感这我是知道的,那天晚上我就尝试过了,只是我没想到王姨的这种紧张而羞愧的表现依然还是那么让我着魔,很可能是因为我始终还没有尝到王姨的味道……

死就死吧!这次我不打算放过王姨,决定强行把王姨给品尝了,反正我心里已经想好了让王姨乖乖就范的理由,那就是他的儿子张子枫出卖了我,她这个做妈的必须负责。

“你,你快放开我啊,小海……”王姨抓住我的手臂往外推。

我正准备起身,把王姨抱起来丢到沙发上,突然外面有人开门,王姨赶紧说:“小海,子枫回来了,快放开。”

那当着张子枫的面,更能起到出气的效果……

但,这只是想想,我还不至于疯狂到这种地步,理智的我松开了王姨,心虚的王姨赶紧冲回房间。

“妈,妈,饭好了吗?我饿死了。”张子枫一进来就大喊大叫了起来。

见沙发上的我,他把书包一扔,说:“海哥,你没事吧?要不要我带你去楼下小诊所看看,开点药什么的?”

一听他这语气,我就知道他是在幸灾乐祸,现在找到狂龙做靠山了,自然不会把我放在眼里,不过我会让他后悔的。

我微笑着说:“不用了,刚刚你妈已经给我擦了药。”

张子枫也不再管我,就跑到厨房去找吃的,过了会儿,王姨才从她自己的房间走出来,这时,她已经换了一身比较保守的衣服,她干嘛要换衣服啊?

张子枫一回来,她马上就换衣服了,难道之前穿这样是故意穿给我看的。

王姨走出来时,我一直盯着她,她没办法回避我的眼神,只好笑着跟我说:“小海,涂好了救把药箱放回我房间去。”

我“哦”了一声,接着王姨就去了厨房,在那跟张子枫斗起嘴来。

当我把药箱送回王姨的房间时,王姨仍在床上的那条超短裤吸引了我的注意力,本来是雪白的,可是那中间竟然出现了暗黄色,见王姨和张子枫还在厨房里斗嘴,我就心跳加速地走过去,拿起了王姨刚刚换下来的那条超短裤。

手指刚刚碰到那个暗黄色的斑块,就感觉到了丝滑,这,这竟然是王姨留下的雨露……王姨刚才被我那么一抓,竟然就流出这个了,难怪她要换裤子。

就王姨这么敏感身子,老公张辉年又经常不在家,她还能坚持多久呢?

想到这,我不禁又兴奋了起来,两根手指掐住粘液,然后张开,拉出长长是丝绸,跟着,我又把手指伸进了嘴里,像吃棒棒糖一样,狠狠地添了一口,王姨流出来的东西简直太美味了。

这又让我怀念起了假装梦游的那天晚上,要是今晚我继续假装梦游,以王姨这几天的积累,那岂不就……忍不住,我直接把王姨的超短裤直接扣在了鼻子上,用力地吸收着王姨那玉露的香味……

为了确保晚上能潜入王姨的房间,吃过晚饭后,我偷偷找了一根针,擦到了门锁里,确保保险拧不动,然后我就回到房间,坐等深夜的来临……

一切准备就绪,也终于辗转反侧熬到了后半夜,于是迫不及待,我就从床上跳了起来,然后缩手缩脚地打开门,朝着王姨的房间摸索而去。

王姨给我安排的房间是要经过张子枫的房间的,走到那时,我又想起了今天他摆我一道的事,气愤的停下脚步,对着房门轻声道:“张子枫,你的债就让你妈来还吧!”

可当我说完这句话,似乎又觉得自己太过分了,这事总归不管王姨的事。想想王姨对我其实挺不错的,之前我那样触碰她,她不但没有生气,还肯收留我,而且见我受伤,还给我擦药……

“嗯……”就在我犹豫的时候,我仿佛又一次听到了王姨的声音,是错觉吧?我想王姨已经想疯了?

我就加快步子朝王姨房门口走去,王姨的房间果然亮着灯,而且门又是虚掩着的。

“哼……”还是王姨的声音,难道王姨每天晚上都要自我安慰吗?王姨的渴望已经远远超出了我的想象,而这对我来说却是一件极好的事啊!

而且按理说,今天我已经暴露出了我对王姨的那个心思,王姨这个老江湖也应该看出来了,可为何还是不提防我呢?还要开着门做那种事呢?只有一个解释,王姨其实也很想被我侵犯,只是,她拉不下这个脸,故意以这种方式来勾引我。

“王姨,那我就不客气了。”我小声嘀咕道,伸手去推门。

“哇,好,好舒服啊!”就在这时,房间里突然传出了男人的声音,不禁让我大吃一惊。

要知道,王姨的老公张辉年刚去出差,而且就算临时回来,那也肯定会有动静啊!要知道,从吃过晚饭之后,我就一直没睡,而且我的门也是虚掩的,要是有人开门进来,那我肯定能听到动静。

除非,这个进来的人刻意轻手轻脚,而张辉年回自己家,哪用得着亲手亲脚,所以这个人肯定不是张辉年。

“好啊,王姨,你的胆子可真大,上次是通电话满足自己,这次直接把那个通电话的野男人给带回家来了,亏我刚才还在犹豫要不要那样对你,看样子,我不那样对你,那便是对不起我自己。”我气愤第想着。

我之所以把门虚掩着,是因为我幻想着有可能王姨忍不住了,会主动来找我,结果没有,原来是已经有野男人在满足他了。

既然是野男人,那我也就不怕惊动张子枫了,于是我偷偷去厨房拿了一把菜刀,让后直接就冲进了王姨的房间,毕竟我怕打不赢那个野男人嘛。

没想到我一冲进去,顿时就傻眼了,并不是什么野男人,那个男人正是她老公张辉年……

张辉年和王姨两个人也着实被吓了一跳,硬是愣了好几秒,尤其是王姨此刻正在用纸巾擦拭自己那里,就那样定格着,被我看得一清二楚……

同样,张辉年完事后,瘫软在那,那个小小的东西也被我给看到了,说实话,简直是太小了,难怪王姨渴望那么强烈,原来是张辉年不但时间段,而且还小,这是绝不可能满足王姨的。

“李海?你特么干嘛呢?”张辉年先反应过来,直接从床上跳起来,光着屁股就朝我冲来。

我捏紧菜刀,不知所措……

“老公,他手里拿着菜刀呢,别过去?”王姨赶紧喊道。

张辉年这才注意到我手里的菜刀,一下就站住了,比急刹车还快。

可是,我还是不知道该怎么收场,冷汗直冒了出来,还好,王姨开的是昏暗的床头灯,看不到我额头上的汗珠……

张辉年往后退,试图找武器,还一边对我说:“小海,你冷静点,你别乱来啊,有什么事好说。”

见我仍旧没动作,也不说话,王姨突然说道:“哦,我想起来了,小海这是在梦游。”

是啊,吓得我都忘记这个理由了,妈的,还要王姨来提醒。

“梦游?老婆,你怎么知道的?”张辉年问道。

“哦,当然是他妈妈告诉我的啊。”王姨赶紧解释道。

一听是梦游,张辉年却更担心了起来,问道:“老婆,那怎么办啊?梦游又不能叫醒,死在我家,那我们可脱不了干系,可他这手里又拿着刀,指不定真会乱来,老婆,你把他吸引过去,我出去拿东西来对付他。”

妈的,张辉年竟然是这么个孬种,真是有其子必有其父啊!竟让叫王姨来吸引我,他去拿东西。

“张辉年,这话你也说得出口。”果然,王姨生气了。

张辉年哪里顾得上许多,突然撒腿就冲出了房间,更过分的是,她竟然还在门外说:“老婆,你先顶着,千万别弄醒他,他要是死在我们家,那我们这个家就完了,我这么些年赚的钱也都白赚了,对了,我明天还有笔大生意要谈,现在就得走。”

我去,我没听错吧?张辉年竟然就这样溜了?这,这未免也太不可思议溜了吧?跟着,传来开门和关门的声音……

我看到王姨绝望的眼神,竟然很是心疼。既然张辉年走了,那我也就没必要手里拿着刀了,以免吓到王姨。

就在我准备把菜刀往一边丢去时,王姨突然也向张辉年那样,猛然朝门口冲。这怎么可能,之所以张辉年能冲出去,那是因为我的目标本来就不是他,甚至巴不得他滚。

“王姨,你想走?别做梦了。”我在心里嘀咕着,眼疾手快,一把就捞住了王姨的小蛮腰。

但搂得不是特别紧,王姨一下就挣脱开了,赶紧跑回穿上,拉被子把自己给裹了起来。

为了防止王姨再往外逃,我把门给关了起来,偷偷拔出那根针,上了锁。

“小海,小海,你别乱来啊,快点自己醒过来啊!否则,就真要酿成大祸了。”王姨轻声啜泣道。

想想,王姨的命其实挺苦的,虽然嫁了个有钱老公,但却从未得到过那方面的满足,这还不算,老公张辉年还是个贪生怕死之被,而且儿子张子枫跟张辉年也基本一个德行。

那既然这样,王姨,你就放心把自己交给我吧,今后就由我来保护你,爱护你,我抓住被子,哗啦一下掀开……

王姨娇俏的身躯卷缩在一起,目光中闪烁着泪花:“我,我怎么这么命苦啊?为什么你们都欺负我?呜呜呜……”

说实话,我最怕看到女人哭,见王姨这样大声哭出来,我竟然有些手足无措。

“一个在电话里威胁我,一个又梦游折腾我,我……”王姨哭的更加伤心了。

此刻我才明白,那晚王姨一边接电话,一边做那种事是被人威胁的,王姨并不是我之前认为的那样,是个不守妇道,在外面偷野男人的女人。

可那个电话那头威胁王姨的男人是谁呢?王姨又有什么把柄在他手里?

想到这,我的心头突然涌现出一股正义的力量,我一定要帮王姨找出那个威胁他的混蛋……再看看王姨此刻伤心成这样,我也实在狠不下心去伤害她了,于是,我径直走到床边,倒头就假装睡了过去。

可能是最近老是想着怎么品尝王姨的滋味,一直都没有睡好过,加上今天又被狂龙给揍了一顿,实在是太累了,没一会儿我就睡着了,而且睡得很香。

早上,王姨把我推醒,我睁开眼,便记起了昨晚的事,像上次一样,我假装有些惊讶,问道:“王姨,我,我怎么又跑到你房间来了?”

“你又梦游,你这孩子,真是让姨操心,梦游只是乱跑到我房间来睡倒是没事,要是出现其他什么意外的话,那我可就没法向你妈交代了。”王姨温柔地对我说,显然,对于昨天晚上的事,她一点也没有怪罪我的意思。

灵机一动,我说:“这个王姨大可放心,我梦游只会乱跑房间,原来在家里的时候,我就老梦游跑到我妈的房间去,现在老是跑王姨房间,那就说明在我的心目中,王姨就像我妈一样。”

“那好吧,以后姨晚上都不关门了,省的你打不开门,去开客厅的门,跑到外面去,那指不定会出什么大事呢。”王姨摸了摸我的脑袋。

那这不久意味着,今后只要我想进王姨的房间,随时都可以进?这更意味着,王姨其实已经默许我触碰她了,因为她明明知道我一梦游就会那样,可她还是允许,这,这也太美好了吧!

“发生愣啊,快起来吧,子枫差不多也该起床了,要是被他看到你在我房间睡觉,总归是不太好的。”说到这,王姨的脸不自觉又泛起了红晕。

洗漱完一番后,我先张子枫一步去了学校,这一天倒是挺平静的,唯一让我诧异的是,杨雨晴那个小妮子一整天都闷闷不乐的,准确来说,从昨就开始了,她明明已经叫狂龙把我打了一顿,出了气,干嘛还不开心,难道有别的事?

当然,我才懒得管她的闲事。

放学后,我像往常那般走上公交车岗亭,但同一时间,我却瞧见马路对面一道熟悉的身影,是狂龙,此刻的他正站在一个奶茶店边,高高瘦瘦的,站在一堆学生里头很是显眼。

事实上,就算在整个城南高中,也少有人有他这样的身高,相对的,也基本没人和他一样,脸上全是麻子,就像出过天花一样。

不过,看他那副左顾右盼的神情,似乎是在等人,很快,答案揭晓,是杨雨晴,这个对于我来说,再也熟悉不过的老同桌。

眼看着穿着白色小裙子的杨雨晴在夕阳斜照下朝着狂龙走了过去,我内心顿时五味杂陈,不是个滋味儿,虽然心里无数次安慰过自己不要太在意这个小妮子,但临了却有一种鲜花插在牛粪上的感觉。

毕竟,狂龙虽然在高中称雄,看上去威风禀禀,但他的成绩却是奇差无比,档案上更是记了不少大过小过,就是这样一个人,别说考个好大学,能有大学要他就是烧高香了,更别说现在临近高考,他的风光日子也为时不多,出了社会,如果没有实打实的能力,照样任人宰割。

当然,我也能理解杨雨晴的心情,高中时期,可能很多小女生对那种社会上的道道还不太清楚,很容易就能沉浸在那种快意恩仇的江湖气息中,就连我,之前也是那样的,好在现在我已经明白,那些终究只是黄粱一梦,早点醒悟,考个好大学,才是重中之重。

但我做梦都想不到,往后我会在那条道路上渐行渐远……

这时,夕阳渐渐沉降,夜幕也开始笼罩了下来,伴随来的,是城市弥虹灯光的闪烁而起,述说着无尽岁月往事,而杨雨晴也走到了狂龙身边,下意识地,狂龙将手伸了过去,但下一幕的情形,却让我暗暗惊讶……

因为,杨雨晴并没有在意料之中地去牵狂龙的手,反而是用力将其打开,甚至连奶茶都没有接受,便跑了出去。

而狂龙也是微微讶异,旋即紧跟着追了出去。

同一时间,2路公交呼啸而来,正是我回家的那趟班车,抬头看了一眼打开的车门,我赶紧迈开脚步,但在即将抵达的时候,却转了一个身,往杨雨晴消失的方向跑了过去。

其实,昨天我被狂龙这伙人揍的挺狠的,现在浑身上下还是酸痛的不行,但在我内心深处有一个预感,杨雨晴和狂龙的事情,并没有表面那么简单,正如周丽红所说的,杨雨晴如我一般善良,只是被一些东西遮蔽了双眼而已。

如果这句话是从别人嘴里说出来的,我兴许会不信,但周丽红老师在我心目中的形象却是无比高大的,她说的每一句话,我都会选择去相信,然后去理解,包括现在。

大概跑了十来分钟左右,我远远地看见杨雨晴在一处公园停了下来,大概是跑累了,她坐在一块大石头上休息,初具规模的胸脯一起一伏,而狂龙也紧跟而上,就站在杨雨晴旁边,嘴角不停动着,似乎在说些什么话。

虽然现在天色差不多已经灰暗了下来,但我还是不敢靠的太近,只能躲在一棵树后面悄悄观察他们的一举一动。

>>>>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<<<<

文章标题: 娇泣着承受着他的巨大:顶端小眼敏感的缓缓进
文章地址: http://www.csdcup.net/meiwen/yuanchuangmeiwen/177923.html
文章标签:小眼  敏感  娇泣着
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