站点地图 欢迎访问超时代美文网
你的位置:首页 > 美文 > 原创美文 > 文章正文

鲤鱼乡 呜呜 奶水|小偷偷偷近入了我的身体

时间: 2020-06-30 13:50:13 | 来源: 超时代美文网 | 编辑: admin | 阅读:258次

鲤鱼乡 呜呜 奶水|小偷偷偷近入了我的身体

我听到她呼吸粗重起来,她的一只手摸着我的身前,“张师傅,你真帅,老妹帮了你那么多,要不然,你也帮帮老妹吧?”

“怎么帮?”我白痴地问道。

“老妹我,好久都没做过那事了,你就跟老妹做一次,往后,你要是有什么要帮忙的,就找我,能帮的,老妹肯定帮,不能帮的,老妹想着法儿帮你,你看行不?”

文学

哦,懂了,原来我是遇见了一个饥渴的大婶,而且她帮我的忙也不是白帮的,我还以为她是个好人呢,现在才发现自己有多幼稚。

我很尴尬,我推着她,但不敢太用力,因为我听到隔壁柳青家有声音,怕让隔壁听见,那样对我的名声不好,我才刚来呢。

柳青家还有个男人的声音,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,但可以听得见他们在对话,有说有笑的,所以我几乎恳求性地说:“花姐,你不要这样。”

可是她得寸进尺了,“别怕,你摸摸我,很舒服的。”

说着,她将我的手按在她一边柔软上,我的手如按在了一个软绵绵的球上。

她抓着我的手在上面揉着,她嘴里嗯嗯啊啊地叫着,然后她伸出长长的舌头,舔着我的脸和耳朵,那火热的舌头还舔得我挺舒服的,我又紧张又有些莫名其妙地期待。

这时,隔壁说话的声音没有了,取而代之的是柳青那销魂蚀骨的叫声,很尖锐,把中间那堵墙都给刺破了。

天哪,柳青午休时间,跟一个男人在房间做,不是吧,这大白天的。

翠花的耳朵更加地灵敏,“你听,隔壁在做那事呢,我们也做吧!”

她还没等我同意,就贴上了我的嘴。

她那火热的小嘴和火热的吻几乎让我窒息。

她的手也很不老实,往下就抓到了我的老弟,在她的抚摸下,我的老弟根本就不听我的使唤,他很快就长大了,我一脸的无奈,我能控制我的手脚,却控制不了他。

她一脸浪笑着说:“你看,你都硬了,就别矜持了啊!你又不是个女的。”

听这话,我有点恼火,谁说男人就不能矜持了?我也为男性感到悲哀,你欺负女性,全社会谴责你,可是当你被女性欺负你的时候,谁会谴责这个女人?

我一怒之下,一把将她推倒在床上,当然不是那种推倒,我只是一种自卫,一种反抗。

我站了起来,“够了”,我虽然也好色,但我无法跟一个恕不相识的人第一次见面就做那种事,人家要是有病怎么办?我有大好的前途的,可不想陪着一个饥渇大婶完蛋,还有她的话明显激怒了我。

翠花怔住了,眼睛睁得老大地看着我,似乎很不相信我会拒绝她。

我没有理睬她,径直走过去,打开门,对着房间说,“你走吧!”

她走了出来,整了整衣服,我退到了外面,给她让出一条路来。

她眼睛瞪着我,到我跟前的时候,气乎乎地低声说:“哼,不识好歹,你以为你是谁啊!装清高,浪费老娘表情,我呸。”

我扭过头去,不去看她,她便走了。

她一走,我就进去了,关上门。

我进了那小房间,躺在床上休息,脑子冲血,要午睡了。

隔壁的人却有意不让我睡似的,柳青浪叫着,我都听见她的话了,一个很亢奋的女声,“宝贝,对,就是那里,快一点,激烈一点,再深一点,啊……”

她嗯嗯啊啊的尖锐叫声几乎能刺破我的耳膜,中间那堵墙,也受到撞击。

那些不堪的声音,让我混身燥热着,受到翠花调戏的老弟,怎么也降不下去。

太疯狂了,她们似乎忘了这是在厂里的宿舍,而不是在她们家里。

我捂住了耳朵,但是我的内心却无法平静,打心底里,我想听,还想听得更清楚。

据我所知,把杯子倒扣在墙上,可以让隔壁的声音放大。

我跳下床来,去卫生间拿起自己刷牙的塑料杯,杯口贴在那堵墙上,耳朵贴在杯底上,果然,我更清楚地听到了隔壁的声音,这次不光是女人的叫声和床震声,还能听见男人的粗喘声,还有那皮肤相撞的声音和滋滋叫的亲嘴声都听见了,很激烈,太棒了,我想隔壁的男人肯定是个猛男。

我浑身如着了火,下面膨胀地很难受,我的手不禁摸了下去……

我还真有点后悔把那饥渴的大婶给赶走,给自己灭灭火也好。

看来我是out了,这个春色满园的工厂里,处处是欲女,我却保持着一颗纯洁的心,我真落伍了。

我想到,看小电影的沈雪,饥渴的大婶,加上隔壁干的热火朝天的柳青,我不得不说,这是个彪悍的工厂,彪悍的人生不需要解释,而我……一点也不彪悍。

也没多久,那边的声音就停了。

然后就是柳青的抱怨,“什么玩意啊!关键时刻就掉链子,我要,我还要……”她撒娇地叫着。

只听那男人弱弱地说,“宝贝,对不起,这次太猛了,下次吧!下次我慢一点。”

“我要又猛又持久的。”柳青叫道。

男人无语。

我也有些遗憾,怎么就没了呢?一场好戏,才听到一半,换成是现在的我,肯定给你干上一两个小时,不是问题!

不一会,铃声响起,跟上课的铃声一样,我知道那是下午上班的时间到了。

我听见,他们两个要出门,我打开门,站在门口,我想一睹那猛男的这面目。

第一个出来的果然是柳青,她看见了我,却跟无事人一样,对着我笑了笑,我也回报她以微笑。

第二个出来的,当然是个男人,但却不是我想象中的猛男形象,而且相差很大,干瘦干瘦的,带着副眼镜,还尖嘴猴腮的,五个字,长地不咋的。

哎,又一颗大白菜让猪给拱了,似乎白菜天生就是让猪给拱的,我又难过起来,柳青这么漂亮的一个女孩子怎么会找这么一个男友?我看不懂。

沈雪和刘封就更让我看不懂了,你说柳青的男友长得寒酸就寒酸一点,但总算年纪相差不大,可是刘封有什么?人非但长得寒酸,而且还比她大那么多岁,那简直就是大叔和侄女的结合,干,太不像话了。

哦,对了,刘封有钱啊,年薪好几十万呢,难道沈雪是那种贪财的人?不会吧?我看中的女人居然是这种人?

我的脑子嗡嗡作响。

一个下午,我什么也没干,一直惴惴不安地呆在宿舍,等待着沈雪的报复。

但等到晚上,这报复也没有等来。

吃过晚饭,没什么事,我就洗洗睡觉。

躺在床上,一直没睡着,到晚上九点多的时候,嘿,热闹了,两边一起在干,似乎在比赛,

一边是柳青的叫声,另一边是沈雪的叫声。

我难过啊,沈雪在刘封的身下叫得那么欢。

柳青那边我就不管了,沈雪这边,我还是很想听一下,我想听听她到底有多浪,于是我把那个刷牙的杯子扣在沈雪这边的墙上,听了起来。

声音还有点远,哦,原来他们在客厅里干。

我便来到客厅,把杯子贴在客厅的那面墙上听,很清楚。

沈雪叫得很浪,如一首动人的交响乐,时而宛转低回,时而高亢嘹亮,时而又如口干一样嘶哑,那声音你无法跟你见到的人联系在一起,原来她真的很浪,我很气愤,既然你这么浪,为什么对我这么冷淡?

更让我恼火的是,我听见了小电影里的声音,那女的叫声和沈雪的叫声琴瑟合鸣,干,太不像话了。

我真不明白,我哪点不如刘封那小犊子。

我的心被挖一样痛,霸占她的欲望又高涨了起来。

第二天,我见到了沈雪,在办公楼的一楼大厅,她一看见我,马上就低下了头,装作没看见我。

我走了过来,她却害怕地想逃,我说:“你别怕,我只是想跟你说一声对不起,对不起,昨天我真不应该那样。”

但是我已经不后悔了,我恨她昨晚在刘封的身下叫得那么销魂,我跟她说对不起,只是让她别躲着我,当然也是想让她消除对我的防备,要是再有那样的机会的话,我还是会那样的,所以我的道歉完全是假的。

她低着头,看着手里的报纸,她说:“算了,过去的就让他过去吧!我希望这件事,你不要跟任何人说,特别是刘封。”

原来她也怕让刘封知道,我心里面有些窃喜,看来她不会报复我了,昨天的担心完全是多余的,我轻松了下来,“你放心,我不会跟任何人说的。”

我也不知道说什么好,就走了。

设计部在二楼,我直接上了二楼,进了设计部。

这是一个大办公室,中间摆了两张大铁架桌子,左侧是一列书桌,有六张,每个书桌上都有台电脑,液晶台式,共五个人,四女一男,三个女的坐在书桌前弄电脑,一男一女分别在两张大张桌上画着什么,加上我刚好六个,看来,我的书桌和电脑已经准备好了,对了,里面还有个玻璃隔开的小间,一眼就看见刘封在那里面,弄着电脑。

主管就是主管啊!有单独的办公室啊!我们这群人只能挤大办公室了,加上他拥有着沈雪,我对他更加地羡慕嫉妒恨了。

进来第一件事当然是向主管报到了。

她们都在埋头忙碌,但还是有两个女孩子注意到了我,我也看到了她们清秀的脸庞,天哪,我真的是进了一个春色满园的地方,咱们设计部也有美女啊!我心里一阵兴奋,我真是太喜欢这个地方了。

我点头微笑着跟她们打招呼,她们也礼貌性地笑了笑,然后我就径直走向那间小办公室,门开着,但我还是敲了敲玻璃门,这是礼貌问题。

他对着电脑的头转了过来,一脸的不悦。

我则笑着说:“主管,我来报到了。”

“哦,知道了,最后一张书桌是你的,你去做事吧!”

“主管能不能告诉我现在可以做什么?”

他不耐烦地说:“暂时也没什么让你做的,你就负责上下班打扫卫生吧!”

“什么?”我吃了一惊,我是来做设计工作的,怎么叫我打扫卫生?

他很不耐烦,“我再说一遍,你目前就负责上下班打扫这里的卫生,怎么听不懂吗?有意见你可以向领导告我啊!或者你直接打包走人,你啊!这么大的一个人才,我这小庙哪里还容得下你?”

我懂了,这家伙故意把我闲置起来,他是在报复我,对我昨天对他作品的评价耿耿于怀。

我是想上秦总那告他,但是他既然自己都那么说了,我就知道告他肯定没用,而且据我所知,秦总都得忌他三分,那告也是白告,没告成,还能惹下一身骚,得了,忍着吧!

做人得忍着,做男人更得忍着。

我没趣地走开了,一屁股坐在了大办公室最后一张桌子上,桌子和电脑都是全新的,显然是刚搬进来的,我想,这桌子肯定是秦总安排的,要不然这个鸡冠头会有这么好心?

他们都在忙碌,我忽然发现我是这么的多余,我也很清闲,一点任务也没有。

我无聊地坐在那。

这时,我前面的一个女孩子,转过脸来,她就刚刚对我笑的两个女孩其中之一,她轻声问我:“你是新来的?”

“是,你好,我叫张三财,多多关照。”我忙跟她套近乎。

“嗯,你好,我叫方娇娇,多多关照。”

“你……”我正要跟她多聊几句,比如你在做什么,住哪之类的,但话没出来,就被那鸡冠头给打断了。

那鸡冠头说:“上班时间,不许说话,干活。”

方娇娇脸上一红,马上转过头去,不说话了,看来,她有些怕刘封。

我心里在骂,这个死鸡冠头,不给人家事做,还不让人聊天了,过份。

没办法,我只好忍着,我想是金子总会发光,只要我在这里呆着,总会有我发光的时候。

不过,想开了也好,没事做也能拿这么高的工资实在是太爽了。

几十年生活经验告诉我,人生不能虚度,如果我再虚度的话,这辈子就要完了,所以我一定要努力,要加油,你不让我干活,我自己找活干。

我打开电脑,让我高兴的是,可以上网,我便上网去寻找里衣方面的资料,还看一些最新的里衣,给自己充充电,这叫蓄势而后发,我相信,终有一天我会成功的。

很快我就钻进了里衣世界中,我整个人变得很充实。

人一充实,时间就过得很快,转眼一天就过去了。

我服从刘封的领导,下班后,大家都走了,我留下打扫办公室,没想到方娇娇却去而复返,见我在打扫,她帮我一起打扫。

我感动啊!觉得遇到了一个好同事,虽然刘封针对我,但有个方娇娇这样的同事,我也不会那么孤单了。

我一边扫着地一边说:“谢谢你,方娇娇,我可以和你交个朋友吗?”

她笑着说,“我们不是已经是朋友了吗?”

我笑了笑,手挥了挥汗,高兴地说:“太好了,谢谢你!”

她却大笑而起,笑得前仰后合。

我说,“你干嘛笑?”

她指着我的额头,“看,你头上,还有脸上,都成花脸了。”

我想,一定是我刚刚擦汗的时候,把灰尘弄到了脸上,我也笑了。

她走过去,拉开自己的抽屉,从里面抽了几张餐巾纸出来,“我来给你擦擦。”

“我自己来吧!”我伸手过去,要拿她手上的纸。

可她却不给,“我来吧!你自己又看不见。”

“说的也是”我站着不动,让她擦。

她靠了过来,没想到,她贴得很近,她约摸二十五六,柔软已发育地颇为壮观了,她的柔软抵着我的胸口摩挲,软绵绵的,很舒服,我不知道她为什么擦个灰要靠我这么近。

我不懂,难道她在色诱我?

我看着她的脸,挺美的一个姑娘,虽说比沈雪还是差了那么一点点,但是也颇有几分姿色,做妻子差点,不过做个小妾很不错啊!她这么细心会体贴人,那么轻柔地给我擦灰。我的心一阵狂乱地跳着。

我这么看着,她的脸也红了。

“好了,”她擦好退了开。

我真不明白,我是走了桃花运,还是狗屎运,明明不断有美女在我身边,但我似乎一个也没捞着,秦柔、沈雪、柳青,还有一个饥渴的大婶,老实说,秦总秦柔才是我心目中的女神,她是绝色美女,高贵典雅,风姿绰约,堪称极品,但她的地位太高了,以至于,我对她都不敢有非分之想,所以只能打打沈雪之流的主意,没想到,沈雪被猪拱了,柳青也没能幸免,那大婶就别提了,是我自己看不上,这么快又冒出一个方娇娇来,她还是挺符合我的标准的,我在想,这个方娇娇没有被猪拱吧?

更让我迷惑的是,她刚刚用柔软贴着我到底是什么意思,是无意,还是有意,还是在勾引,又或是在暗示什么?我全然不知。

打扫完毕,我问:“你住哪啊?”

她说住什么丽水小区,离这不远,骑个电动车几分钟就到了,她问我愿不愿送她回家,我说当然愿意了,美色当前,我岂有不愿意的道理。

于是,我们一起走,到车棚里,找到她的电动自行车,她问我,“会不会开?”

我说:“当然会了,以前开过的,跟骑自行车差不多。”

于是她让我开,而她坐在后面。

我开出了厂门,朝她指的方向开去,出厂门没多久,她的双手就悄悄地搂紧了我。

嘿,这又是什么意思?

我越来越觉得她对我有意思。

但好景不长,很快就到她家了,她租住的地方,是一个折迁小区,小高层,排列地还算整齐,草坪树木也整得不错,只是不是那么干净,地上不时可以看见垃圾,可见,这个小区外地人比较多。

我们把车停进了车库,她问我,“老张,要不要上楼坐坐?”

我说:“好啊!”我想,我来到这,不光是要看看她住哪的,我还想到她家看看,要是发生点艳遇,那我也就当作打打牙祭,昨晚上被左右隔壁的两对弄得我欲火焚身,我真想找个地儿发泄一下,要不然,我都要憋坏了。

她笑了笑,“那来吧!”,她带着我上楼,她住在四楼,402.

她打开门,我们走了进去。

“坐吧,随便坐。”她说着,关上门,把自己的包丢在了客厅长椅上。

我打量了一下,这里是个单身公寓,装修很简单,就粉了一下墙,铺了地面砖,客厅里摆了个餐桌,和一套红色长椅而已,面积也小,这两套家具就把整个客厅给占满了。

我问,“你这里多少钱一个月。”

她说八百。

那我就不明白了,“你为什么不住厂里,厂里的房子也是单身公寓,跟你这差不多,还免费的。”

“你想的美,我们整个设计部,也就你和刘总管有这个待遇,咱厂里上千号人,个个都住宿舍,哪住的下?你知道吗?那宿舍住的要嘛是有关系的,要嘛有本事的,要嘛是有一定职位的,像刘总管,他是即有关系,又有职位,所以他住那里啰,你呢?你是属于哪一种?”她的眼睛认真地看着我。

哦,这么说来,那层楼住着的是厂里的“上流社会”,我笑着说:“我算是你说的第二种。”

她的眉头皱在了一起,“你是有本事的人?”

“嗯哼,”我不否认。

她噗哧一笑,“你就吹吧!其实你不说,我们心里头都明白,你是秦总的人。”

我愣了一下,这么大的机密她怎么会知道?“你听谁说的?”

“你的书桌和电脑是楚秘书亲自安排的,你的电脑是咱办公室最好的,最新款,配置也最高,连刘总管都有些嫉妒你,他都想换你的电脑,无奈,他的电脑里东西太多,换起来麻烦,才做罢的。”

“是吗?”

“是,你看我这样子像是骗你吗?”她认真地说。

“哦,我信,你刚刚说什么楚秘书?”

“楚秘书就是楚雨,是秦总的人,这事谁都知道,楚秘书给你安排的,那你说,你是谁的人?这不是秃子头上的虱子,明摆着吗?”

哦,懂了,原来她们是这么看出来的,“怎么,我昨天没看到那个楚秘书。”

“哦,她出差去了,今天早上回来的。”

“哦,难怪。”

“她一早回来,就给你安排电脑了,你说,你是不是重要人物?”

“大概是吧!”

“老张,老实交待,你跟秦总什么关系?”

我有些傻眼,“我跟她能有什么关系。”

“不说是吧,不说,我们也知道,肯定是亲戚,她是你侄女。”

我晕,要是我有这么有钱的侄女就好啰。

方娇娇摸着下巴,在我身前身后转了转,眼睛瞅着我,嘴里念叨着,“像,像。”

“像什么?”我说。

“我说你像秦总,她要不是你的侄女,那就是你的女儿,又或者是儿媳。”

我都要喷了,“这都哪跟哪啊?”我真的服了她了,没有这样给人家乱定关系的。

我差点晕了过去,“你也太会想了,我再跟你说一遍,我跟她什么关系都没有,我到这来,她是看中了我的技能。”

她似乎没听见我说的,一个人在那里说,“哦,那就通了,秦总只有一个十岁大的女儿,难当大任,将来肯定是要扶你上位的,如果我没说错的话,将来这个公司将是你的。”

她说着,眉开眼笑,似乎还很兴奋,她捏着拳头一缩,叫了一声,“yes!”

我真的要晕了,这妞想像力也太丰富了,我郑重地说:“我再说一遍,我跟秦总神马关系也木有,你爱信不信。”

她在我的肩头上拍了一掌,“好了,你不说就算了,我知道,秦总肯定不许你说出和她的关系,以免别人说闲话,算了,我不追究了,这样吧!晚饭,就在我这吃了吧!”

“好啊!”我一口就答应了,我要说的是,我不是喜欢蹭饭吃的那种人,但吃美女做的饭,我还是挺荣幸的,但我还是要说,“我和秦总没有关系,你别胡思乱想。”

“好好,那就当作没关系吧!我去做饭了,那有电视你可以看看。”她说着就走了,进了厨房。

什么当作?纳闷,她还是不信我说的话,算了,她爱怎么想就让她怎么想吧,我懒地纠结这个问题,我打开了电视找个了连续剧看着。

不一会,就听见厨房里烧菜的声音。

半小时后,饭菜上桌,我们坐在一起吃。

“你做的菜真好吃。”我由忠地夸道。

“呵呵,马马虎虎吧!”她笑了。

我吃着饭,然后就感觉到桌底下有动静,有一只脚从我的脚上爬上来,一直爬,爬到了我的大腿,摩挲着,而且还在前进中。

我不懂了,你这是什么意思啊?

>>>>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<<<<

文章标题: 鲤鱼乡 呜呜 奶水|小偷偷偷近入了我的身体
文章地址: http://www.csdcup.net/meiwen/yuanchuangmeiwen/177921.html
文章标签:奶水  鲤鱼  我的身体  小偷
Top